阳光少年赵争军与马术为伴的生活至今三个年头

一次偶然的机会,15岁的阳光少年赵争军开始接触正规的马术学习,这种与马为伴的生活至今持续了三个年头。

“太威风、太霸气了!”少年的他第一次看见训练场内的温血马后,情不自禁脱口而出。而后,他在马背上第一次学会了打浪,也就是那个瞬间,对马术的热爱便被深深地扎根在了这个大男孩的心中。

他最开始做的是类似马工、学徒的工作,日常的工作训练既枯燥又辛苦,可赵争军始终不曾懈怠,渐渐地他发现了自己所喜爱和擅长的项目——马术场地障碍赛。无锡阳山马术学府的张建总教练也觉得他有马术方面的天赋。2018年开始,赵争军开始印证张建的判断,陆续在一些比赛中拔得头筹——

2018年5月国际马联青少年场地障碍赛暨城市系列菁英赛60CM冠军

2018年9月山东省第24届省运会(马术)比赛80CM个人&团体冠军

2019年5月上海市青少年马术公开赛·震烨杯全国大奖赛暨“鸟巢之路”资格争先赛90CM冠军

2019年9月中国马术协会青少年U系列赛(无锡站)U18-90CM冠亚军/盛装舞步冠军/双项赛冠军

2019年10月国家杯暨中法澳青少年挑战赛100CM团体冠军

“骑马是我做过最好的选择!”

初到无锡阳山马术学府时,赵争军只是一名普通的学徒,平时的生活主要是帮助教练打理马、备马。但性格好胜的他始终想要在工作中掌握真正的技能,他便接连考取了澳洲小马俱乐部的初级教练证和中国马术协会中一级骑手证。

在学习骑马一年后,赵争军心里的“骑手梦”慢慢浮现。看到别人在训练场上和马匹一起练习障碍赛,马匹随着口令起跳、奔跑,他脑海里就会想象自己在马背上会如何操作,“我也想学障碍赛”成了他当时的心愿。

“马术障碍赛是人和动物,而且重量几百甚至上千斤的马匹一起去做一些事情,具有很大的挑战性,而且每次跨越障碍后感觉自己很有成就感。”赵争军回忆起为什么选择马术时说道,“马术教会了我自信、果断、冷静、勇敢和感恩”。如今,骑马已经不再只是这个少年的一个喜好,而是一份值得他永远坚持的职业。

“我最崇拜的是中国骑手刘同晏,他真得很厉害!他身上值得我学的东西太多了。”少年在提到自己偶像时显得格外地兴奋,赵争军说:“刘同晏骑姿、控马和跟身的技术实在太强了,2020年他还要参加东京奥运会,他有一匹叫‘库布奇’可以跳150CM的马也是一手调教的。”

现在赵争军的生活几乎被马术训练和工作全部占据,但他乐在其中。18岁的他自豪地说:“骑马是我做过最好的选择,教练和马教会了我很多!”

“人马配合的好,成绩早晚会有的!”

2019年10月,赵争军本来是有机会去鸟巢参加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的。但遗憾的是,由于时间冲突,他选择了去澳洲参加国家杯暨中法澳青少年挑战赛。

“至今,2019年鸟巢之路资格赛应该是我印象最深的比赛。因为能用国产马在比赛中拿到冠军十分不易,而且还高手众多。”赵争军说,之所以选择出国比赛是因为想学习更多的马术知识,感受不一样的比赛氛围。

“澳大利亚人对比赛成绩不是最关心,他们更看重参与感,而且胜不骄败不馁。”这次澳洲之行不仅对他有了一次很好的历练,还让赵争军对马术有了新的思考,他认为只要在比赛中人马配合好,发挥好,成绩是早晚会有的。

如何让人马配合好和发挥好?赵争军表示平时人和马之间的感情培养十分必要。马场里一匹叫做“大黑”的马就和他十分要好,几乎和他形影不离,在他的微信里、抖音里随处可见他和“大黑”相处的片段。对他来说,“大黑”十分具有治愈性,“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它就会用嘴唇来蹭我,好像在安慰我。”赵争军说,人和马的缘分很奇妙,相处的时间越久,对彼此的信赖也越深。

随着赵争军参赛次数的日益增加,他自己也总结了很多经验。“尊重教练、马工和同场竞技的骑手,遇到问题冷静分析或与教练探讨,然后慢慢的改正。”他还认为,赛前热身很重要,跟什么样的马走什么样的路线也很重要,比赛其实就是见证一下跟马平时训练配合的一个考试,放平心态就好。

平时除了训练和工作外,赵争军也要做一些辅教的工作。无锡阳山马术学府里的小学员们都喜欢这位“大哥哥”,无论上课还是下课都会找他。在这个阳光的大男孩看来,阳山马术学府就像是他第二个家,在这里不仅有专业的教练和场地,每年还会举办很多大型赛事,为每一位学员提供很多学习和比赛的机会。

他自己也会在这里好好学习训练,未来闯出一片天地!